• 无障碍浏览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民政新闻 > 民政风采

    选聘社区工作者4.5万名,配备网格员15.2万名,党员到社区报到340.8万人次,党群服务中心实现全覆盖……一组组详实的数据,充分体现了辽宁城市基层党建工作取得的丰硕成果。
    基层治理强,党建先要强。近年来,辽宁把抓基层、打基础作为长远之计和固本之举,着眼破解制约城市基层治理效能提升的突出问题,完善基层治理党的领导体制,持续筑堡垒、建队伍、促共治,通过党建引领、聚力、赋能,让城市基层治理更有温度、更有厚度。

    线上线下相结合,畅通基层治理“双向道”

    党群服务中心和社区网格是党建引领城市基层治理的实体形态战斗堡垒,如果插上智慧化“翅膀”,必将产生巨大的数字“蝶变”效应。基于这种认识,辽宁进行了两年实践探索。

    2020年以来,辽宁在全省29个县(市、区)试点推进智慧党建引领基层治理创新工作,指导各地依托县(市、区)、街道、社区三级党群服务中心,将党的建设、综合治理、社区治理、数字城管等各类系统信息资源整合起来,优化再造流程,建立智慧服务平台,直接与社区网格员手持终端“随手拍”联通,通过建立“网格上传、社区呼叫、街道派单、部门受理、结果反馈”运行机制,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治理。

    目前,全省100个县(市、区)智慧服务平台已基本建成并投入使用,通过发挥“党群服务中心—智慧服务平台—社区网格”条块协同优势,线上线下共受理办结群众各类问题诉求645.2万余件,努力做到接诉即办、未诉先办。

    针对党群服务中心功能虚化、信息化建设落后等问题,鞍山市在市、县(市、区)、街道三级党群服务中心,建成一体化信息系统和综合指挥网络,设置党建服务、诉求办理、便民服务、网格化管理4个功能性平台,提升信息集成和智慧治理水平;在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合理划分政务服务、党群活动、综合治理、协商议事、文体康养等功能区域,设立党建服务站、诉求办理站、便民服务站、网格化管理站、幸福驿站、贫困户救助站,提升党群服务中心综合使用效率。

    针对社区内各类网格重复设置、信息反馈层级多等问题,盘锦市将城市管理、矛盾化解、民生服务等条线部门划定的各类网格整合成基层治理“一张网”,全市252个社区统一划定为1056个综合网格,实行全市统一编码,由社区党组织成员或社区党员骨干担任网格长,组织网格员每天巡查走访,发现问题及时上传智慧服务平台,做到快办快结。“小小网格力量大,有啥难事就找它”,如今已成为老百姓的共识。

    为丰富拓展智慧党建引领基层治理手段,今年省委组织部又着手深化辽沈智慧党建云平台建设工作,分层级在党群服务中心建设“一库一中心两平台”,即县(市、区)网格化服务管理基础数据库、网格化服务管理指挥调度中心和街道网格服务管理平台、社区网格服务平台,积极推动与各县(市、区)智慧服务平台衔接贯通。

    当前,辽宁各地都在抢抓智慧城市、智慧社区建设有利契机,加快推动基层治理数字化智能化,做好网上群众工作,让数据多跑路、群众少跑腿。

    专职兼职相配合,壮大基层治理生力军

    “社区人手少、任务重、压力大,必须坚持‘造血’和‘输血’相结合,一手抓社区工作者职业化建设,一手抓干部下派充实一线工作力量。”东北大学教授张雷说。

    为壮大城市基层党建和基层治理工作力量,省委组织部、省民政厅等制定《关于加强社区工作者管理办法》等系列文件,推进社区工作者职业体系建设,指导各地按照每万城镇常住人口不少于18人标准配备社区工作者,注重从连续任职满两届、表现优秀的社区党组织书记中选拔街道(乡镇)领导干部、考录公务员、招聘事业编制人员,依托省级培训机构开展社区干部示范培训,推动市、县(市、区)分级搞好全员轮训。

    如何让社区成为吸引和集聚人才的地方,大连市整整用了5年时间进行探索。按照每200户配备1名标准核定社工编制,建立3档38级职业薪酬体系,全市8100余名社区工作者走向职业化,推荐200余名优秀社区工作者担任“两代表一委员”,通过考录为近80名符合条件的社区工作者解决事业人员身份,让社区工作者有待遇、有荣誉、有机遇。目前,沈阳、大连、鞍山、丹东、锦州、盘锦等地全部建立了社区工作者职业体系。

    每当发生重大公共卫生事件、重大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都是对基层应急管理能力和组织动员能力的一次大考。特别是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单靠社区工作者自身力量远远不够。为此,省委组织部印发《关于发挥党组织政治功能和组织功能推动党员干部下沉基层加强社区(村)防疫工作的通知》,在今年3月以来沈阳、大连等地散发疫情中,先后抽调13.9万名机关企事业单位派驻干部、16.5万名居家党员下沉社区(村)参与疫情防控工作。

    导师带徒弟,带出新天地。2020年,抚顺市率先建立干部下派工作机制,从市、县(区)直机关、企事业单位等,选派320余名党员干部到街道社区兼任第一书记,推行导师帮带制,指导建立34个社区书记工作室,帮助提升治理和服务群众能力。今年以来,阜新市在深化机关支部与社区结对帮扶“千千结”活动基础上,又组建社区强基工作队,以全市17个街道和彰武镇为单位,分3批选派780人下沉全市194个社区,下沉时间不少于2年,全力配合社区开展加强党的建设、强化基层治理、推进为民服务等各项工作,大力提升城市基层治理效能。

    共建共治相融合,打造基层治理“同心圆”

    城市基层治理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涉及多个部门、多个领域、多个群体,这就需要在谋划和推进工作过程中始终坚持系统建设整体建设的理念,把各方力量拧成“一股绳”。

    着眼构建高位推进的常态化工作机制,辽宁积极推进基层党建引领基层治理议事协商机制建设,对省基层组织建设协调小组进行调整完善,进一步明确组织、民政、政法、住建、财政等部门抓基层治理责任,定期召开成员单位会议,研究重要政策、部署重要任务、督办重要任务,推动基层治理形成“一盘棋”。

    “各部门要加强互联互动,变‘物理聚合’为‘化学反用’,产生‘1+1>2’的效应……”2020年8月,沈阳市召开城市基层党建市级联席会议第一次会议,明确了市级层面城市基层党建联席会议的组织机构、职责任务和工作程序,并就发挥联席会议制度作用提出了具体要求。目前,全省14个市和沈抚示范区普遍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

    实现共建共治共享,社区物业治理是个老大难。近年来,针对基层群众反映比较突出的社区物业服务痛点堵点问题,省委组织部会同省城乡住房建设厅积极推进“红色物业”建设,按照“党建强、服务好、群众满意度高”的标准,深入开展“辽沈红色物业”小区评选活动,以点带面推动物业管理融入社区治理,努力推进物业服务和物业服务企业党建全覆盖,以高品质物业服务推进美好家园建设取得扎实成效。

    “以前每天得接20多个电话,都是社区居民反映物业管理问题的。但这几年,几乎没再接到过这种电话。”谈到“红色物业”带来的变化,本溪市明山区锦峪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聂晶晶自信地说。同样,锦州市近年来通过推行社区物业党建联建,社区居民的生活也发生了明显变化。依托市住建部门成立物业服务行业党委,采取下派党建工作指导员、发展物业职工党员等方式,推动全市114家物业服务企业全部建立党组织,设立红色物业先锋岗,开设小区物业便民服务窗口,在小区内传递党的声音、调解矛盾纠纷、促进和谐稳定。2020年以来,全市物业行业投诉量同比下降50%。

    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大连市创设“七携手”联建平台、本溪市构建“党建+五共”治理模式、丹东市建强“四大”组织体系、营口市实施“三单八联”工作法、铁岭市推行网格“微治理”……共建共治共享已经在辽宁形成生动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