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障碍浏览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民政文化

    看 花 楼

    看花楼又叫万花楼、望花楼。在银州城,打听老住户,没有人不知道看花楼的。
       这看花楼在民国初年位于铁岭城东门外大街看花楼胡同,伪满时期那地方是“万盛德”商户的院内,解放前是四眼井胡同路西侧的陈姓商户院内,现在那地方是小桥子地段,东南距家乐福超市约60米,也就是如今银州区林业局等八单位办公楼——俗称大白楼的位置。

    1993年春,铁岭市住宅一公司要在遗址处建办公楼,铁岭市文物管理办公室知道那地方是看花楼遗址,就与其达成了共同发掘的协议。在7月8日至20日,铁岭市文物管理办公室与其对李成梁看花楼遗址用了12天时间进行了清理发掘,发掘中见到看花楼基址东西长12.6米,南北宽9.15米,呈平面长方形,知道了看花楼有多大。

    看花楼是咱明代铁岭人李成梁所建。这李成梁(1526-1615)字汝契,号银城,是明朝后期的重要将领,两任辽东总兵,前后镇守辽东近30年,因功封宁远伯,后又荣加太傅,与当时镇守东南的戚继光齐名,可厉害了,死后葬在北京。

    他嘉靖五年(1526年)生在辽东铁岭卫,虽然少年时代就英毅骁健,大有将才,可由于家贫,直到四十岁,还是一个“诸生”,也就是个秀才身份。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当时的辽东巡按御史非常器重他,特意资助他进京,才获得了祖辈传下来的职位。由于在作战中立下很多战功,李成梁不断升职到辽东总兵。在整个明朝将吏贪懦,边备废弛的情况下,镇守辽东有三十年,期间先后奏大捷者十,武功颇盛。万历八年(1580年),万历皇帝为表彰李成梁镇守辽东的军功,建石坊(位于今日辽宁省锦州北镇市)褒奖。《明史》有李成梁传,说其:“边帅武功之盛,二百年来未有也。其始锐意封拜,师出必捷,威振绝域。已而位望益隆,子弟尽列崇阶,仆隶无不荣显。”1902年4月,章太炎先生在日本起草一个纪念会宣言中声称:“愿吾辽人,毋忘李成梁”,把他视为英雄。

    看花楼是李成梁在刚发迹时在家乡建的一座别墅,时间约为明代隆庆末年至万历初年,现存基址应当是其别墅的一部分。传说李成梁当上大官后,偶尔也要回老家为先祖扫墓、在铁岭城住几天,与亲人聚一聚。为了方便,便要置办一处房场,盖上几间房子,作为落脚之处。当时铁岭古城早已人满为患,城外亦有许多人家。李成梁不愿在城内挤占别人房场,于是在古城门东不远处盖了这处别墅。李成梁毕竟是武将,安全是他首先要想到的,于是在建住房、花园之外,还建了个看花楼。这看花楼为二层小楼,登上二楼,春天东观龙首山上怒放的杏花、夏天看绿树,秋看五彩树叶;仲夏至初秋南望鸳鸯湖边的蓼花,虽然这鸳鸯湖并非一定是明代景泰年间华盖殿大学士陈循谪戍铁岭咏铁岭八景的鸳鸯湖,却也是两个被土人称为“鸳鸯湖”的一大一小的水泡子,也有一定的看头和风水价值;西瞰铁岭古城风光,白塔、钟鼓楼、鳞次栉比的房屋;北面俯视自家院落与花园。从挖掘现场看看花楼的形制和壁厚0.4米,说明这是一座防御式的别墅,在情况紧急时,人员可上楼待援。看花楼在当时与清初很有声名,至今,看花楼留下了不少诗句与故事。

    从清康熙十六年(1677)《铁岭县志》的记载里就可看到看花楼当时其上部已无,仅有下部四壁矗立,民国二十年(1931)《铁岭县志》刊载的照片证实了这个情况。但令人惊奇的是,这座建于四百多年前的的楼台建筑,门楣上有一石额,宽约一尺,长近二尺,黑紫色,其石纹若梅干,白斑点点,参差错杂,宛如梅树,俗称石树开花,乡人以为奇事,称其“看花石”、“梅花石”。相传此石为贡品,流落民间若干年后为李成梁所得,嵌于看花楼门楣上,以做石额。据史料和遗照看,一楼有向南的出入口,楼西角有一旗杆。有传说看花楼因门额所嵌梅花石若梅枝而得名。

    看花楼和梅花石在铁岭旧县志中多有记载,文人墨客凭吊看花楼遗迹时亦不忘赞许这块梅花状奇石。

    咏叹看花楼最早诗句见于清康熙十六年(1677)的《铁岭县志》,其作者为清初被流放到铁岭的左懋泰和他的二个儿子等人。

    左懋泰因先明崇祯年间任吏部郎中,后在李自成的大顺政权任左侍郎而不降清被流放铁岭,见到破败的看花楼,有感作《李将军看花楼》:

    露泣百花明,残月傍故城;

    壁穿馀火色,础润无云生。

    草暗将军树,荒传君子营;

    当年问弦管,夜月走鼯鼪。

    左懋泰还有《异石二绝》咏梅花石:

    其一                     

    吴宫麋鹿走,西子尚凭栏;

    不逐五湖去,浣纱溪自寒。

       其二

    预知百卉尽,寄影紫云英;

    天外无幽草,梅花结古盟。

    左懋泰长子左暐生随父到铁岭,亦作《李宁远看花楼》:

    花下提戈月满楼,将军控马待高秋;

    云山一望寒旌色,辽水于今日夜流。

    左懋泰次子左昕生有《万花楼》:

    雕栏翠幰注天涯,休沐材官唱晚衙;

    朔气忽随阴雨变,危楼长傍夕阳斜。

    夜明露泣平原第,秋老篱开处士家;

    盛士不堪摇落尽,犹存消息问梅花。

    后来因丁酉科场案流放铁岭的诸豫有《万花楼石梅歌》,专咏梅花石:

    万花楼前一片石,上有瘦梅真宰迹。

    辛苦神工费女娲,天然冰雪临姑射。

    忆昔升平辇至时,五千貂锦竞称奇。

    啼花雀飐金钗影,醉月人翻玉树词。

    虫沙化尽旗门改,憔悴寒芳一枝在。

    几经野烧未曾灰,不嫁东风欲谁待?

    我家元墓连郊隰,岁寒高友常招集。

    自戴南冠折赠希,惟闻东阁馨香泣。

    绝塞惊逢迥夺真,梅今为主我为宾。

    暂圆石上三生梦,同占山中万古春。

    举酒滴梅梅不喜,檀心久绝珠儿死。

    芦笛凄凉莫漫吹,将军魂魄犹来此。

    清初因绅衿欠粮案流放尚阳堡的陈大捷,经铁岭时见看花楼,作《题万花楼》七绝,时人视为佳作,致“后人为搁笔”,诗云:

    万花楼外万花开,花下将军醉几回。

    今日花残人亦去,独留横石一枝梅。

    清初因辛丑江南奏销案流放尚阳堡的潘震雷也有诗《登李将军万花楼》:

    漫说乾坤有九州,相看独对万花楼。

    天连青海三春雨,地接阴山五月秋。

    玉树琼林成废垒,琱戈锦帐忆通侯。

    只今词客还萧瑟,缓步登临意自悠。

    在离开铁岭时,将住宅留建银冈书院的清初流人郝浴,其《铁岭城》四首之二中提到梅花石:

    故李将军此用兵,帑金十万铸严城;

    曾矜云鸟兼山立,不信埤堄一掌平。

    风雨愁歌花树曲,黄昏争汎木鱼声。

    销魂更是狻猊石,兀守空衙傍月明。

        清高士奇陪驾康熙皇帝东巡,在其《扈从东巡日录》中写有过铁岭城时见看花楼情景:“癸巳过铁岭县,颓然一垣,仅御牛马,看花楼在东门外,明万历间大帅李成梁故园宇中橫板荡无存,徒四壁立,基石数层,门上一石橫尺许,纵倍之,质素而文黝,梅干俨然成株,亦一奇也。”

    清王一元在《辽左见闻录》中写:“铁岭县东门外为平辽伯(宁远伯)李成梁别墅,台榭之胜,甲于一时,今鞠为茂草矣。惟万花楼四壁尚存,壁间嵌青石一,长丈余,宽半之,光润可玩,石纹成梅花一枝,枝干甚古,宛如画图,虽经兵燹不与劫灰俱尽也。”

    清代铁岭诗人、书法家魏燮均在《看花楼怀古》一诗前写道:“楼在吾邑东门外,明宁远伯李成梁之故园也。其楼高数丈,与龙首相对,今园址已废,楼壁徒存,仅余古额,横尺许,梅干俨然。”诗云:
      故李将军此建楼,名园荒废已成邱。
      孤城月落山空暮,殘壁烟凉草自秋。
      寇盗屡平烽火靖,英雄不返塞花愁。
      勋名销谢徒惆怅,梅干依然卧石头。

    魏燮均又作《看花楼吊宁远伯》,诗云:

    勋业动辽海,将军存故楼。

    山余前代色,地是昔人游。

    荒草绿犹古,残花开自秋。

    英雄去已矣,烟月满园愁。

        民初铁岭乡贤张鹤赓也作有《看花楼》:

        吊古名园践绿苔,将军死去废楼颓。

        当年花草都零落,空剩苍苍石上梅。

    曾在铁岭市建委工作,后任铁岭市副市长的刘廷耀在《辽北情·看花楼遐想》一文中讲述了所见梅花石的故事:他在市建委工作时,翻阅过《铁岭县志》,见有这样一段记载:“看花楼,在东门外商户院内,其地为宁远伯李成梁故宅,楼址犹存,有石头尺许,其石若梅干参差。”还见有两首《异石二绝》诗。为探明情况,他请了一些老同志座谈。原园林处主任车正启同志绘声绘色地向他描绘了其小时候所见梅花石的样子。日本天昭大臣的妹妹曾亲赴铁岭看这块奇石。看花楼在解放前被毁,梅花石亦不见踪迹。车正启领着刘廷耀去看了看花楼遗址,见到了看花楼基础,一些石圆柱。过了段时间,车正启告诉刘廷耀,他的舅舅、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知道梅花石的下落。于是两人一同去见车正启的舅舅,简单的聊后就到看花楼遗址不远处的一家住户造访,八十多岁的女主人说是她已故的丈夫在看花楼被毁时,于晚上悄悄将梅花石背回家,埋在地下,现在她自愿献出来。刘廷耀当时对其进行了表扬,并奖励她300元,同时买了两份礼物给车正启和他的舅舅。

    刘廷耀在描绘梅花石时这样写道:“这块被古人称为紫云英的石头,从地下挖出来,真相大白。所谓紫云英是一块长条形的红色大理石。当年这块石头镶在看花楼的门楼上,正面底宽20公分,高50公分,墙体内60公分。这块石头特别奇特的是,红色大理石中央,有一干枝梅状的黑瑕,既有主干,又有分枝,每个分枝两旁密密麻麻布满约一厘米直径的白点,看去很像一株盛开的梅花。这块石头虽然不像传说的那样神奇,但在一块石头上有如此丰富的色彩,又呈梅花状,却是十分罕见。这块石头并非能开花,但在阳光照射下,显得花枝招展,却也趣味无穷。”他在分析石源时写道:“这块奇石是在哪里发现,又如何落到李成梁手里,并被镶嵌在看花楼上,尚无人考证。有的传说是李成梁从山东弄来的,但铁岭新台子盛产红色大理石,是否就近从那里取来也未可知。”

    梅花石由于当时的建委并没有把它当成一件重要的文物交给文物部门收藏,而是让其下属单位市政管理处保存,后不知所踪,闻者无语。

    如今,看花楼早已无存,遗址已建办公楼。曾迁移铁岭经济开发区盘龙山的异地复建的看花楼,现已荒废。银州区现在拟在看花楼遗址东恢复“看花楼胡同”地名,并已提请铁岭市政府审批。

    看花楼不在,看花楼胡同将留,看花楼的故事和咏看花楼、梅花石的诗句将永存!

    附看花楼旧照:
     

    民国二十年《铁岭县志》载看花楼照片

       

    “看花楼”复原图

      

    看花楼挖掘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