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障碍浏览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民政新闻 > 网站公告

    郭士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昨天,辽宁男篮俱乐部官方宣布,俱乐部接受郭士强辞职请求。本报跟随辽篮采访多年的资深体育记者李翔对此深有感触。这么多年的采访、了解,李翔眼中的郭士强究竟是怎样的?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疫情改变了很多,竟然还包括辽宁男篮的主教练席位。”听到郭士强从辽篮下课之后的消息,一位朋友这样感慨道。尽管谁都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个道理,但这次郭士强卸任辽篮主教练,还是有些出乎意料,其中也包括我。

    微信图片_20200630085210

    我辽宁男篮跟队记者的生涯,其实是和郭士强在辽篮“三进宫”几乎同时开启的。从2013年11月14日重新执掌辽篮教鞭,到2020年6月28日正式从辽篮下课,郭士强在辽篮主教练位置上工作了2418天。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亲眼见证了辽篮如何在他的率领下重新崛起,直至夺得总冠军。我眼中郭士强的形象,在这2418天之中,从模糊到清晰,从平面变立体。郭士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只从我的视角,尽可能地还原这个球迷口中的“老叔”吧。
    在前两次执教辽篮期间,郭士强给外界的印象一直是一位儒雅的少帅。不过,记者眼中的郭士强并不完全是这样,“郭士强不太好相处”,这是很多前辈对我的忠告。几次采访下来,郭士强虽然举止得体,也很有礼貌,但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刻意保持着距离感。
    或许是因为此前执教时的一些经历,郭士强在和记者打交道时非常谨慎。我记得第一次给他打电话采访时,临了请他聊聊自己的两位侄子郭艾伦和郭凯伦。在我的理解,这本来是一个很轻松的话题,但电话里的郭士强迟疑了一下,说“这个还是算了吧”。我当时有些不理解,但过后一想,毕竟当时郭艾伦已经入选国家队参加了奥运会,而郭凯伦却没有打过几场CBA联赛,两人其实没有什么可比性,手心手背都是肉,大侄子二侄子都是侄子,他这个老叔是不想给人留下厚此薄彼的话柄。
    还有一次,2016里约奥运会,郭艾伦和赵继伟同时入选国家队。在中国男篮某一场比赛之后,我又拨通了郭士强的电话,请他点评一下辽篮“双子星”的表现,但郭士强仍旧婉言谢绝了。这也不难理解,郭艾伦和赵继伟虽然都是郭士强的队员,但点评他们在国家队比赛的表现,颇有越俎代庖之嫌。
    心思细密,谨小慎微,这是郭士强留给我的第一个印象。
    但是,郭士强不是其实不是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他也有不经意间的真情流露。2015-2016赛季总决赛,总比分1:2落后的辽篮球员与四川球迷发生冲突。一天之后,四川队毫无悬念地将总比分改写为3:1。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郭士强罕见地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我们就像犯人一样在打比赛……那天的事情……是我们跟球迷发生冲突,但是,我们是自卫……酒店就像我们的家一样,有人冲到我们家,要去冲击我们的父母、老婆、孩子,这是我们做人的底线。如果换成在座的大家,你们是一种什么心态?”

    微信图片_20200630085225

    微信图片_20200630085225

    说这番话的时候,郭士强眼圈是红的,声音是哽咽的,那种委屈和不甘溢于言表,我身边的辽宁女记者已经在抹眼泪了。后来,有很多人对郭士强颇有微词,认为当时总决赛还没有结束,作为主教练不应该如此软弱。但是,如果说冲突发生前辽篮还有翻盘的可能,在冲突发生后,总冠军归属已经彻底失去了悬念,这一点其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连续两年都是在总冠军触手可及的情况下折戟总决赛,想要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将心比心地想一下,谁能做到?
    2017年,辽宁男篮历史上首次夺得全运会男篮成年组金牌,在省体育局的安排下,我获得了一个单独采访郭士强的机会。在长白的一家咖啡馆,郭士强难得地卸下了所有的防备,推心置腹地和我聊了很久。聊与四川队总决赛的那场冲突,聊全运会决赛周琦受伤那一刻他的心理,甚至聊到了八运会决赛输给八一队之后他失落的心情。我能感觉到,对于冠军,郭士强执念很深。
    为什么会这样?要知道,在全运会夺冠之前,22年CBA,12届全运会,辽篮一共拿了10次亚军。尽管亚军不能称为失败,但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10次在决赛面对面的较量中输给对手,是怎样一种痛苦的领悟?
    这10次亚军,郭士强本人经历了8次,只不过有的时候身份是队员,有的时候身份是主教练。郭士强很多做法虽然在外人看来不近人情,但其实都是为了冠军这个终极目标。在与客场与浙江广厦队的总决赛第二场比赛之后,有人问韩德君为什么这么拼命,韩德君说:“他们(指主场球迷)一直在喊‘千年老二’,我很不爱听。”我想,郭士强的心情,大概也是这样。
    所以,夺得CBA总冠军的当晚,还在吃药的郭士强在庆功宴上一醉方休,直接被送进了医院。“辽篮能夺冠,我心里太高兴了!高兴到什么程度呢?我都把自己喝住院了,你们说我得高兴到什么程度?”在省体育局的表彰大会上,郭士强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逗乐了。

    微信图片_20200630085230

    微信图片_20200630085230

    有了冠军,郭士强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执念,变得释然了。对记者,他变得友好了。见到记者,郭士强经常会主动打招呼,这在他前两次执教辽篮的时候,是很难想象的;对裁判,他变得客气了。总决赛面对足以改变比赛胜负的争议判罚,郭士强只是苦笑着向主裁判夏春连连作揖,而三年前,就在这块场地,情绪激动的郭士强被夏春直接逐出球场……
    而对球员,郭士强似乎也变得非常宽容。我不止一次在新闻发布会上听到他说“辽宁队的球员是非常优秀的”“辽宁队的球员值得所有人尊重”,很难想象,说这些话的人,和当年执教国家队为树立权威不惜与球队“大佬”交恶,以及在辽篮与张庆鹏矛盾激化时抛下“有他没我”这句话的人,居然是同一个人。
    生活,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郭士强也不例外。
    只是,郭士强也许没有想到,即便是妥协和“怀柔”,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子弟兵”,终有一天也会脱离自己的控制,这也成为郭士强第三次离开辽篮主帅位置的导火索。
    其实,尽管性格中有着很“拧巴”的一面,但郭士强不是一个复杂的人:他烟酒不沾,绝少应酬,篮球几乎是他生活的全部;为了辽宁篮球,他殚精竭虑,青丝变白发,敬业精神无可指摘;甚至外界对他执教水平的一些质疑,很多也是站不住脚的。你可以说他用人保守,战术僵化,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郭士强是职业化以来执教辽篮时间最长的主教练,也是成绩最出色的。
    这6年零7个月,人们已经习惯了在比赛中看到郭士强坐在辽篮的教练席上,习惯了在新闻发布会上听郭士强用辽阳口音谈论怎样“防叟粽点银(防守重点人)”,忽然间看不到他,一下子恐怕会点不适应。不过,郭士强才45岁,这正是主教练的黄金年龄,他和辽宁男篮的故事,肯定还会继续。